翻页 夜间
笔迷楼 > 五玄录 > 第三十二章 苦差煎熬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迷楼] https://www.bimilou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二人心情仍旧低落,但被扔掉的东西,除非自己去寻找归处,否则只能任由风吹雨打,日久腐烂。

    江问说服小胖留在青城山,并也说服他放下身段,去做那污垢之事,即便小胖再怎么嘴硬自己啥活都能干,可从他的表情来看,自然是满心的不愿意。

    为了保身,二人只得如此寄人篱下,说实话能到这种地步也算很好,有吃有住,有人保护,只不过差事有些脏罢了,有又何妨呢?

    师傅曾经说过,人不遇到濒临死亡的事情,是绝对不会把身上的衣服扒掉,他们总是习惯伪装和保护自己,可到了生死难关之时,又有什么比性命还重要。

    江问知道,与那活亡之事比较,眼下这些苦难和委屈根本算不上什么,自己没杀石锦子就是没杀石锦子,但责任还是有的,这点逃脱不了,你们说就说,嫌就嫌,我只干好自己的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看开点,天降大任于斯也,必然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咱俩有吃有住,来日方长,机会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江问拍拍小胖的肩,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胖显然只是应付,他连江问说的是啥都没听懂,什么斯也,筋骨的,完全一脸茫然,但他知道自己只要听江问的就行,顶多现在不被人待见而已,算啥大事。

    “行了,既然道长给咱俩安排任务了,就好好做吧,先稳上几天,等有机会,我就寻那本该属于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江问站起身子,眼神一种锋芒潜藏。

    二人简单调整状态后,便推开门寻找茅房所在,因为住院特别大,每个房间又不自带解手之地,所以只能按照东西南北来算,每个方位的正中央,都有一处公共茅房,当然二人比较美的是,他俩不仅负责打扫男弟子去的区域,还打扫女弟子去的区域,虽然怀无子并未对此专门表示过,可……就当这么说了吧。

    二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,接着便又故作正经地板起脸来,茅房面积并不大,男弟子的也就六个人算满,女弟子不同,但也只是多了两个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个味道,不是说道人干净得很吗,为啥味道还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二人先来的是离他俩最近的茅房,也就是东边这里,只是当小胖进去后,强烈的气味直接熏着他跑了出来,连五秒都待不了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杨沐成说过,青城山不禁荤素,因此吃荤的道人体内自然也有浊气,味道也自然浓厚。”

    江问皱着鼻子说道,茅房内部并不是太脏,只是弟子小解用的木桶,却到处都是痕迹,哪怕摸不到,心里也是极为嫌弃的。

    小胖是富家少爷,即便这已经成为过去,但也改变不了他骨子里的富贵气,平日里别说打扫这些东西,光是他家的茅房都比这干净的多。

    “来吧,道长既然已经说了,那自然不能等到明天,注意把袖子卷起来,咱们可只有这一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江问说完,又是一阵心酸,自己来这青城山连道袍也没有,还一个劲的想去学堂学习,想想都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小胖没有答话,估计是连张嘴都不想张了,只能慢悠悠地挽着衣袖,一边挽还一边皱眉,要说小胖皱眉也是极为少见,不像江问,他是遇到十分难受的事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把这些木桶提出来,倒进外面的小车,然后去后面打开小门,用铁锹逐一铲起秽物,倒进小车里,等小车满了,就推到外面,找一处隐秘且林叶茂盛的地方,跟泥土搅和在一起就行。”

    因为怀无子没有告诉二人该怎么做,因此江问只能自己思考,幸亏这原先担任此事的家伙,还算聪明,不知怎的弄来一辆小破车,江问一看便知道这是承载秽物的,原因就是茅房原先留下的通道口太小,加上弟子人数太多,一时间茅房消化不了,只能让人工助力分担一些出去。

    而比较麻烦的就是,二人必须推着车从正门离开,才能找到处理秽物的地方,若是当初能在每个茅房后方单独开一个小门通往外面,就好了,可惜事实并非如此,先不说二人要一下走一下累积秽物,单单是推着车出去,万一碰到路过的弟子,岂不是太过尴尬和羞愧。

    “知足吧,原先负责这事的,也是俩人,至少咱俩不用争铁锹了。”

    江问笑了笑,递给满脸嫌弃的小胖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铲我倒?”

    小胖开始耍赖。

    “你铲我铲,你倒我倒。”

    江问不给机会。

    “铲太恶心了,我真的做不来,这样,每次都是我倒,行不。”

    小胖继续“讲理”。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每次也要我铲,不行。”

    江问果断拒绝,其实他也有些做不来,所以才打算指望小胖能陪他说说话,分散一下注意力,可是没想到这货眼下竟然想丢下自己,去干那轻巧之事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小胖只得妥协,仍是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二人先一块把木桶里的倒净,然后才去后面打开小门,用铁锹铲走秽物,虽然中途很是“顺利”的发生了几件意外,第一就是小胖吐了,第二是江问看小胖吐,自己也吐了,第三是二人一块吐,吐的更厉害了,但结果还是很好,他俩馋了一车秽物,茅房得以轻松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,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小胖缓过神来,见江问一脸犹豫地瞅着他,就知道他想让自己去推车倒秽。

    “我推不动。”

    江问实话实话,他确实推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行,最起码咱俩一起。”

    小胖摇头,提出要求。

    “俩人怎么推,这样,你负责倒和推,我自己铲。”

    江问心生一计,还没考虑就直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更不行,万一被人看见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小胖还是不愿意,他担心的不是推车上的秽物,而是出去的过程中会遇到别人,先不说杨沐成那些认识他俩的人,即便是不认识的,小胖也一样能想象那难堪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咱俩晚上也没事,你要是怕人,咱就晚上倒,这回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江问脑袋灵活,他知道小胖跟自己想的一样,都是不愿被人看到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把车先放到后面,然后等晚上再偷偷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胖终于同意,接着便与江问一起把推车往里藏了藏,以防被别人看到,然后他俩把铁锹归位,出去门口不禁大呼空气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是不是只打扫了半边。”

    小胖正插着腰呼吸,突然脸色一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问没有回答,只是愣在原地发呆。

    “你去?”

    “你去!”

    带疑问的是江问,带命令的是小胖。

    “一块吧,反正也没人,刚刚不是看了吗。”

    江问叹了口气,转身朝那推车走去。

    小胖也叹了口气,只得跟在后面,看来这苦日子有的受了。

    下午——

    “我的天,终于弄完了,不行了,我要洗澡我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一身脏臭的小胖一屁股坐在地上,仿佛无赖般喊道。

    “咱还得回去呢,别坐了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江问百般无奈,他二人从中午一直忙到下午,不说三四个时辰,起码开始时太阳正烈,结束时太阳已经半身入山。

    虽然除了第一次呕吐,后面就没有了,可二人依然很是难受,并且是那种说不出来的难受,但他俩只能强忍不适,倒完铲,铲完倒,可谓是一气呵成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最后二人甚至找到规律,倒的时候,直接把木桶扣在推车,然后去拿另一个木桶,待回来时,第一个木桶已经见底,拿起来后再把第二个扣上去,接着去拿第三个,这样运作,中途是不需要停歇的。

    而铲的时候,则一人一下,他落下后,他再上去,并非同时上去,同时下来,这样做虽然改变不了实际上的帮助,可对于二人的心理却有很大的安慰,铲久了就像在玩耍一般,你来了我不去,你走了我再去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,晚上你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。”

    小胖还未说完,江问就一口打断,这小子当真是无赖转世,一歇下来就钻缝找洞,即便他刚说出几个字,自己都知道接下来要说啥,只是本来这推车就重,虽然四个轮子齐全,可体积也大,自己一个人很难推久,小胖若是不来,估计他得第二日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哥。”

    小胖歪了歪嘴,不再耍心眼。

    二人接着回到屋中,把衣服脱下后,便寻找澡堂,住院很大,又没有明显标识,二人虽然又热又臭,急得不可开交,但在东边绕了一圈后,还没有找到澡堂的位置。

    无法清理身上的气味与不小心粘上的污垢,让江问与小胖巴不得晕倒在地,干脆不受这折磨。

    只是想归想,也不能真去那样,最主要的是,二人昨日就没有吃饭,因为一直在看法会,回来后也没想到吃饭,因此今天劳累一天,虽然不愿意承认,可肚子已经平扁叫唤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之前往包裹里放了一张饼子,不知道还能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江问突然说道,接着就朝屋里跑去,翻找自己那破的不能再破的包裹。

    而没到几秒钟过去,江问就一脸喜笑的直起身子,手里多了一个灰扑扑的大饼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