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夜间
笔迷楼 > 叶余人生 > 第四十七章 顺耳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迷楼] https://www.bimilou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叶余他们这次的目的地,是亚洲玉都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产玉的玉都,这里的玉雕业非常的发达,超过了传统的玉雕城市苏州、京城等地。全国至少一半的翡翠饰品都出自这里,高端翡翠更是高达八成以上。

    毛永辉最大的玉雕厂,就设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陈玉驰虽然没在这设厂,但好几个大厂子的老板就是他的徒弟,他在这的影响力也不小。

    这里,便是玉都揭阳。

    玉都揭阳,每年都有一次玉雕行业的大会,全国各地着名的玉雕师都会齐集于此,商讨谈论玉雕行业未来的发展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,当然少不了一些小小的比试。

    陈玉驰也不例外,他之所以请叶余,就是要借助他变态的眼力,在一项比试中帮他取胜。

    飞机直达揭阳,机场外早已有豪华的商务车在机场等着他们,陈玉驰不是一般的玉雕师,是全国性的代表,他的待遇和其他人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叶余也跟着陈玉驰,享受了一把贵宾待遇。

    酒店是五星级,叶余住的是套房,他们一行有六人,只有他和陈玉驰是套房,这套房还是陈玉驰特意帮叶余升上去的。

    五星级酒店的确舒适,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床上还残留着阳光的温暖,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叶余眯着眼睛,舒服的戴着耳机,听着音乐,十分的惬意。

    正听的入迷,电话突然来了,叶余身子差点没打个摆子,这种感觉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“喂,谁啊?”叶余也没看来电是谁,直接耳机接通,说话很冲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!”电话那边传来沉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爸,您怎么突然想起我了,您和王伯伯的蜜月这么快就结束了?”

    听出老爸的声音,叶余一下坐直了身子,调侃了句。不过这段时间他爸确实没有问过他,几乎天天和王建在一起,俩人好得像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怎么说话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您别生气,我意思是这么长时间您都没过问我了,今天有什么指示啊?”

    叶余笑嘻嘻的打断了父亲的话,自从叶父病好了之后,性子似乎也有点改变,不像以前那么沉闷,很多事又活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余特意问过医生,医生也说不上来怎么回事,但医生推断,这种事属于正常。

    毕竟他之前的的确确的犯过病,而病又突然好了,得病的时候和没有病肯定是两个样子,或许现在他的情况才属于真实,之前都是因为病情所影响。

    医生也只敢推测,不敢保证,毕竟这种例子全球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父亲性子变的活跃,对叶余这个儿子来说总归是好事。

    叶父缓缓说道:“也没什么事,这些天我一直在想,前段时间都是我的错,才让你妈回了娘家,你要有空去把你妈接回来吧,咱们一家团聚!”

    “好嘞,您放心,有您这句话,我一定把妈给您接回去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叶余自个又在那乐了起来,父亲的改变确实很好,前段时间他和老妈几乎是老死不相往来了,现在居然主动让他去接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自己去接,而是让儿子去,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,叶余很清楚自己父亲的性子,那是死倔的一头驴。

    能有这样的改变,已属不易。

    扯掉耳机,叶余正想着怎么给老妈说这件事,耳边突然传来低沉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声音听不太清楚,不过很熟悉,是陈玉驰这次跟来的一名弟子,似乎还有陈玉驰的声音,叶余忍不住耳朵往墙边凑了凑。

    叶余的房间就在陈玉驰的隔壁,不过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隔音效果都不错,不应该听到这种蚊子般的说话声啊。

    “师傅,韩师兄说的没错,我也觉得您对那个叶余太好了点,他才多大,又拒绝拜您为师,您怎么还对他还这样?”

    一瞬间,旁边房间的声音变的清清楚楚,叶余一心二用,一边听着隔壁的谈话,一边内视识海,光头小金人的身体显得更实化了,只有双腿还是虚的。

    而在金人的脑袋上,两侧的耳朵,慢慢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五极之第四极,顺耳。

    顺耳不是顺风耳的意思,太远的声音叶余也听不到,但在控制范围内,却能捕捉到所有想要的声音,包括别人所听不到的细微之音。

    顺耳,可听万物之音,分音知物。

    又多了一个能力,叶余识海的金人又大了不少,挺好。

    这《太极》功法就是不一般,人家的功法都需要苦修,还要机缘才能突破,他倒好,想要的时候直接出来了,辩鼻如此,幻手如此,如今顺耳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偷听墙角而领悟顺耳,不知道师傅知道了会不会敲自己脑袋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墙角该听,因为说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隔壁房间,陈玉驰的三个徒弟都在,而且是在向陈玉驰抱怨,认为陈玉驰对叶余太好了,三个徒弟都说了相同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还把这些事,说给了你们杨师兄了?”

    陈玉驰的声音传来,就如同在叶余的耳边说着,非常的清楚。

    “师傅,是我说的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陈玉驰姓韩的徒弟,也是这次陈玉驰带来徒弟中,年龄最大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愚蠢!”陈玉驰突然发火了。

    这会叶余有点遗憾,极眼不是千里眼,也没有透视能力,不然他真想看看隔壁是个什么个情况。

    “韩项,你跟我这么多年了?我一直对你说,放开心胸,放开心胸,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小家子气,没有远见,你从十岁到今年四十八岁,跟了我整整三十八年,就因为你这个心眼,原地踏步了多久?”

    陈玉驰继续训斥,韩项并没有说话,但鼻子却哼了声。

    这声音估计陈玉驰都没听到,但被叶余捕捉到了,叶余的顺耳虽然不是顺风耳,但在他可控距离内的所有声音,都别想逃过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得,只听这个鼻音就知道,陈玉驰又白说了,韩项压根就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明知道你们师兄胡闹,还跟着他一起闹?这是起嫉妒心了吧?”

    陈玉驰又说起另外两个徒弟,陈玉驰可是他们的师傅,这些徒弟都是从小带到大,像儿子一样对待,所有徒弟的性子什么样子,他都非常了解。

    这样带徒弟在方式,还能带三十多个,整个玉雕界也就陈玉驰能做到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生了三十多个儿子去养,一个个的还要养出来,养成才,非常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,要我说你们什么好?就因为他拒绝拜我为师,这点小事你们记到今天?就因为我对他好一些,你们全都心里不平衡?”

    陈玉驰再次训斥三个徒弟,当初他主动邀请叶余,让叶余拜他为师的时候,现场还有个徒弟,这件事很快就被他所有徒弟知晓。

    大部分徒弟心理都不平衡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当初拜师都很艰难,不仅要经受各种考验,还要看他们的人品,天赋等等,经历很多艰难才成功拜师,这么多年来,他们从没有听说过自己师傅主动收过徒。

    唯一的一次,居然还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所以大部分徒弟都很生气,不仅仅因为自己,也为他们师傅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对他可不是一般的好,再怎么说他也是个晚辈,我儿子比他大了!”说话的是韩项。

    “鼠目寸光!”陈玉驰毫不客气的再次训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妖孽?你们现在应该庆幸他没有答应拜师,否则我所有徒弟中,成就最高的必然是他,甚至可能比我还要强!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,胡子做的那些东西,你们谁能认出来?就是我也只是怀疑后试验,只有他,只有他能一眼看出来,仅仅这个能力就足以让我们重视,可是你们呢?却只看年纪不看成绩,满是不服气,真是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陈玉驰似乎真的生气了,声音都有点发颤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别气了,韩师兄也是为您抱不平,他没有坏心眼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没坏心眼,真有坏心眼,我早打断他的腿逐出师门了,出去,你们都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隔壁房间很快只剩下陈玉驰轻微的喘息声,似乎在平息心情。

    叶余则嘴角上扬,他这是被人嫉妒了!

    不过他不仅没生气,反而还挺开心,不遭人嫉是庸才吗,有人嫉妒,才说明他是真正的人才。

    还有陈玉驰的态度很重要,他徒弟愿怎么想随他们去,陈玉驰对他没坏心思那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只躺一会,叶余躺不住了,偷偷的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顺耳可是个好能力,听墙角第一利器,就是范围有点短,和辩鼻一样只有十米,十米内的东西听的非常清楚,十米之外,就和正常听觉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过十米在酒店足够了,出去溜达一圈,美名其曰:试验新能力。

    很可惜现在是下午,叶余试验了半个多小时,也没找到自己想要试验的东西,全是电视和呼噜声,要么就是各种方言的交谈。

    满怀失望的叶余并没有返回酒店,自己作死的听了一圈杂音,他这会压根没有回去休息的心思,索性出去转一转,好好的参观下这亚洲玉都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